首页 站点日志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二喜死了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二喜死了

  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二喜死了。二喜是被两排水泥板夹死的。干搬运这活,一不小心就磕破碰伤,可丢了命的只有二喜,徐家的人命都苦。那天二喜他们几个人往板车上装水泥板,二喜站在一排水泥板前面,吊车...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替我做饭烧水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替我做饭烧水

  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替我做饭烧水,侍候家珍,我轻松了很多。可是想想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凤霞早就是二喜的人了,不能在家里呆得太久。我和家珍商量了一下,怎么也得让凤霞回去了,就把凤霞赶走了。...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我还专门在床下给家珍放了一...

那天傍晚收工前,邻村的一个孩子

那天傍晚收工前,邻村的一个孩子

  那天傍晚收工前,邻村的一个孩子,是有庆的同学,急冲冲跑过来,他一跑到我们跟前就扯着嗓子喊:“哪个是徐有庆的爹?”  我一听心就乱跳,正担心着有庆会不会出事,那孩子又喊:“哪个是她娘?”  我赶紧答...

后来的一个多月里,有庆死活不理我

后来的一个多月里,有庆死活不理我

  后来的一个多月里,有庆死活不理我,我让他干什么他马上干什么,就是不和我说话。这孩子也不做错事,让我发脾气都找不到地方。  想想也是自己过分,我儿子的心叫我给伤透了。好在有庆还小,又过了一阵子,他在...

有庆念了两年书,到了十岁光景

有庆念了两年书,到了十岁光景

  有庆念了两年书,到了十岁光景,家里日子算是好过一些了,那时凤霞也跟看我们一起下地干活,凤霞已经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家里还养了两头羊,全靠有庆割草去喂它们。每天蒙蒙亮时,家珍就把有庆叫醒,这孩子把镰刀...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

前沿的枪炮声越来越紧,也不分白天和晚上。我们呆在坑道里也听惯了,经常有炮弹在不远处爆炸,我们连的大炮都被打烂了,这些大炮一炮都没放,就成了一堆烂铁,我们更加没事可干了。那么一些日子下来,春生也不怎么害...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成一...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

早上几年的时候,家珍还是一个女学生。那时候城里有夜校了,家珍穿着月白色的旗袍,提着一盏小煤油灯,和几个女伴去上学。我是在拐弯处看到她,她一扭一扭地走过来,高跟鞋敲在石板路上,滴滴答答像是在下雨,我眼睛...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埂的树下...

靖子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那个物理学家说的话朝她当头压下

靖子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那个物理学家说的话朝她当头压下

靖子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那个物理学家说的话朝她当头压下。那些内容太惊人,而且太过沉重。这个重担,几乎压碎了她的心。    那个人竟然如此牺牲——她想着住在隔壁的数学老师...

目送买炸鸡便当的客人走出店门后,靖子看看钟

目送买炸鸡便当的客人走出店门后,靖子看看钟

目送买炸鸡便当的客人走出店门后,靖子看看钟。再过几分钟就是晚间六点了。她叹口气摘下白帽。    工藤白天打手机给她,邀她下班后见个面。   ...

站在窗边的汤川,定定地凝视窗外

站在窗边的汤川,定定地凝视窗外

站在窗边的汤川,定定地凝视窗外。他的背影,散发出一种遗憾与孤独。在草薙看来,既可以解释为是因为得知久别重逢的老友犯案大受打击,又好似是被另一种情绪笼罩。    “所以呢?...

石神毫无表情地盯着草薙

石神毫无表情地盯着草薙

石神毫无表情地盯着草薙。不,说不定只是视线对着他,其实根本没在看他。也许他正用心灵之眼凝望着某个远方,而草薙只是碰巧坐在他面前。石神那完全抹杀感情的脸孔,让人不得不这么想。  &n...

时钟指着上午七点三十分

时钟指着上午七点三十分

时钟指着上午七点三十分。石神抱着公事包走出家门,公事包里,放着他在这个世上最在乎的东西。是他目前正在研究的某个数学理论的相关档案。与其说目前,说是多年来持续研究至今,或许更为正确。毕竟,连大学的毕业论...

不悦的面孔比比皆是,也有些人的表情已超载不悦带着痛苦了

不悦的面孔比比皆是,也有些人的表情已超载不悦带着痛苦了

不悦的面孔比比皆是,也有些人的表情已超载不悦带着痛苦了。至于比痛苦更严重的人,则是一脸举手投降的自弃模样。而森冈,打从考试开始就看也不看考卷,迳自托腮望着窗外。今天是个大晴天,连城镇的遥远彼方都是蔚蓝...

从锦系町车站走过五分钟就到了“玛莉安”

从锦系町车站走过五分钟就到了“玛莉安”

从锦系町车站走过五分钟就到了“玛莉安”,店址位于酒廊杂处的大楼五楼。建筑老旧,电梯也是老式的。    草薙看看表,才刚过晚间七点,他算准这时候应该还没什么客人。为了好好打...

靖子一走进咖啡座,就有人从后方的座位举手招呼

靖子一走进咖啡座,就有人从后方的座位举手招呼

靖子一走进咖啡座,就有人从后方的座位举手招呼,是穿着深绿色夹克的工藤。店内坐满了三成,当然也有情侣,不过谈生意的生意人占了多数。他略低着头走过这些人。    “突然找你出...

吃完草虾时,酒瓶正好也空了

吃完草虾时,酒瓶正好也空了

吃完草虾时,酒瓶正好也空了。靖子喝光自己杯中的剩余葡萄酒,轻轻吐出一口气。不知已有多久没吃过道地的意大利菜了,她想。    “要不要再喝点什么?”工藤问。他的眼睛下方,微...

出了都营新宿线条崎车站,草薙就取出手机

出了都营新宿线条崎车站,草薙就取出手机

出了都营新宿线条崎车站,草薙就取出手机。从通讯簿选择汤川的号码,按下拨话键。他把手机贴在耳上,环顾四周。下午三点这个不早不晚的时段人潮倒是挺多的,超市前面依然放着成排的脚踏车。  ...

傍晚六点刚过,公寓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驶进一辆绿色宾士

傍晚六点刚过,公寓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驶进一辆绿色宾士

傍晚六点刚过,公寓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驶进一辆绿色宾士,那是工藤邦明的车,草薙白天去他公司时就已确认过这点了。一直坐在公寓对面那间咖啡店监视的草薙边算出两杯咖啡钱边起身离席,第二杯咖啡,他只喝了一口。&n...

鞋底滑过发出咻咻的声音,几乎在同时

鞋底滑过发出咻咻的声音,几乎在同时

鞋底滑过发出咻咻的声音,几乎在同时,也传来细小的破裂声。对草薙来说这个声音颇令人怀念。他站在体育馆入口,往里窥探,汤川正在靠入口的这个球场上握拍迎战。他大腿的肌肉,比起年轻时果然好像有点松弛了,不过架...

看到石神的脸,靖子有种莫名的安心

看到石神的脸,靖子有种莫名的安心

看到石神的脸,靖子有种莫名的安心,因为他的表情泰然自若。昨晚,他家似乎难得来了访客,直到很晚还听见说话声。她一直提心吊胆深怕访客是刑警。    “招牌便当。”他像以往一样...

那天教室还是一样空荡荡,虽然空间足以容纳百人

那天教室还是一样空荡荡,虽然空间足以容纳百人

那天教室还是一样空荡荡,虽然空间足以容纳百人,在座的却顶多只有二十人。而且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坐在后面的位子,以便一点完名就立刻开溜,或是可以在底下做自己的事。    有心...